現代中國文化中基督教與道教的相遇、論辯、相互探索

費樂仁著,王劍凡譯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羅秉祥、趙敦華編,《基督教與近代中西文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頁398-447。

 

一、基督教與道教相遇的性質的探索

  <p.398> 基督教與道教的現代代表人物曾在不同層面上相遇:現代多元文化背景中進行的政治交往;宗教之間有關宗教真理的辯論;現代學者就宗教問題進行比較的探索。就第二個層面來說,基督教圈子堿y傳著許多從基督教立場探討問題的著作。雖然這些著作有可能在坊間找到,但在公眾找得到的文獻大多屬於第一與第三個層面。

  就宗教間辯論所出版的著作而言,讀者會發現中國兩大宗教傳 <p.399> 統的衝突十分明顯:理性化的中國基督教一神論傳統(就中國基督教而言)對較為消極但又廣泛流傳的多神論道教的挑戰。隨著基督教組織在中國日漸擴大,可以想像兩個宗教組織的衝突會大大加劇。因此,研究這些宗教現象,至少有助我們提供一個重要基礎以了解這些衝突產生的原因。本文會展示,有關這些衝突的有趣見解可從中英文著作資料加以探索及發揮。

  首先必須指出,道士或道教代表人物甚少著作提及有關宗教相遇的情況,可以說,無論從中英文或其他語言的著作中,都極難找到有道教教士認真討論有關基督教的問題,即使有,也是極為零星,幾乎接近零。在坊間的著作中,談到這個議題的毫無疑問全都是出自基督教化表人物的手筆。因此,在評論現代中國有關基督教與道教關係的文獻之前,應先探討道教代表人物的著作中鮮有談及這些議題的原因。

  只要稍為覽閱19、20世紀出版有關比較“中國文化”與“基督教”的著作,就會發現基督教代表人物的旨趣主要在於基督教與儒家之間的連繫, [1] 這不僅由於儒家與基督教共同關心的都是人的道德發展及其對社會秩序的穩定作用,也因為兩者在神學與宇宙論的範疇上有許多並行不悖之處。至於另一宗教世界佛教,則源自一個十分不同的精神與智性傳統。佛教的精神傳統既反對任何有神論的主張,也否定其存在的重要性,而其智性傳統則把一切道德與社會旨趣導引到達至涅槃境界的道路上。在這個意義上,佛教顯然像基督教一樣,無論原來與後來的傳統,都是一種傳教性質的宗教。但是,兩者所傳達的世界觀則截然不同、對立矛盾、背道而弛。因此,中外佛教代表人物都就基督教的信仰與制度以不同形式作出強烈的回應,可見他們對基督教提出挑戰,並在不同層面上跟基督教代表人物經常互相交流影響。那麼,道教及其代表人物又如何呢?

  <p.400> 我們在考慮作為現代中國兩大宗教傳統的道教與基督教的關係時,尤其1960年代以後的混亂時期,必須察覺在政治、文化、神學等範疇上都有一些重要的發展。政治上,政府對基督教採取寬容的態度,儘管不是所有教區的政府機關都是如此。雖然如此,現代中國政治背境下,基督教依然屬於少數人的宗教。 相反,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把道教定為五個“官方認可的信仰”之一,並承認道教對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深遠,但道教在現代文化中的地位一般都十分含糊。即使道教在文化上充滿活力,並且具有影響力,但有些的地方在文化上和政治上對道教傳統某些方面依然持反對態度,這實在令人感到意外。 當中在政治及文化範疇上的差別令基督教與道教本身既有的分歧進一步加深。這至少間接阻礙了道教代表人物就有關中國基督教的問題表達他們的立場、意見。

   從跨文化研究及各個宗教間討論的角度看,中國道教代表人物甚少發表談論基督教的著作,但道家哲學代表陳鼓應及道教教士美國學者薩索(Michael Saso)則從道教的角度挑戰基督教的立場,並嘗試讓道教與基督教展開新的對話。 另一方面,在過去兩世紀,外國傳教士與中國本土牧師學者等基督教代表人物留下了大量有關評論道教思想與宗教信仰的文獻資料,一般而言用以在知識份子圈媔Ф蔑繴教教義。 然而,1880年代,即使在當時傳教士的著作中,都有明顯的趨勢把“道家”與“道教”分開來研究,促使引起人們從比較神學與比較宗教範疇來研究探索“古代”道家哲學家的思想跟不同類型的基督教神學的關係。神學與宗教在這方面的反思於過去二十年中有少許復甦,然而在近乎沉默的道教圈子中則僅僅聽到少數的聲音。 一般而言,在基督教的宗教網絡中處處可以見到許多護教的中英文著作的出版及活動。這些著作都對道教信仰與實踐活動作出不同的贊譽與批評。這顯然影響道教代表人物甚少參與討論這類跨宗教的課題,部分原因是上文談及的敵視關係,部分原因則是許多基督教代表人物對道教的討論都只限於“道家”,因此並不直接處理道教思想的問題,甚至認為沒有必要理解道教的旨趣。

  對上文所述有一定的理解認識後,我們可以更精確找出處理基督教與道教典籍之間問題的現代文獻及其有關組織。
 
全文
 
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